女子整容后嘴歪眼斜 自己被判要承担7成责任

信息时报讯(记者魏徽徽)广州一女子在医院进行两项整形手术,医院额外送了去眼袋和开眼角两个手术,术后双侧眼角、下颌不对称,视力下降。日前,广州市中院终审认为,医院未对额外做的手术进行术前准备和风险告知,有一定过错,但患者明知医院附送手术却没有反对,也未缴纳相关费用,承担70%责任,医院承担30%责任赔偿7900元。

2013年12月,阿美(化名)在广州某医院进行整形美容手术,包括切开重睑和假体植入下颌两项,手术费5926元。术后,阿美左下眼睑出血和血肿,12月17日在湖北一家医院进行血肿消除术,伤口愈合后,出现眼睑外翻、双侧眼角不对称、眼珠与眼睑分离、下颌不对称、视力下降等症状,先后往多家医院治疗。

阿美说,她曾多次致电医院,但未得到有效解决。为恢复容貌,先后前往国内5家医院问诊。阿美认为医院未告知她真实情况和可选择的安全手术方案,不具有美容整形的手术资质和专业知识,侵害了她的知情同意权,造成严重的伤害。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医院赔偿189535.75元,对伤残等级、容貌损毁程度进行鉴定。

医院否认为阿美增加了两个手术,辩称对阿美的诊疗行为符合法律法规和诊疗规范,在诊疗过程中不存在任何过错,阿美的左下眼睑血肿与诊疗行为不存在因果关系。

原审法院依法委托广东南天司法鉴定所,鉴定函认为,阿美、医院目前对已进行手术的部位不统一,且不同人对于美容效果认识不同,无统一的标准,因此不予受理。

原审法院认为,医院的诊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经过两次委托鉴定,鉴定机构均不受理,故法院无法查明医院是否存在过错;阿美又未能提供其他证据证实医院存在过错,故其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

日前,广州市中院二审认为,阿美提交的手机录音显示,医师明确承认其基于私人关系,额外“奉送”阿美“做眼袋”和“开眼角”的手术。其次,阿美于2013年12月2日进行了手术,12月17日便在湖北一家医院求医,如认定阿美在不到15天的时间内就同一部位——眼睛,分别在两个医疗机构进行两次手术,不合常理。

法院认为,应认定医院在为阿美额外对其实施了“去除眼袋”和“开眼角”两个手术,但病历等证据并未显示其针对这两个手术进行相应的术前准备,未显示其对阿美进行了明确的风险告知,存在明显过错。

在手机录音证据中,阿美对额外增加的两个手术是明知的,也未表示反对,并未缴纳相关费用。法院认为就涉案手术所导致的损害后果,应由医院承担30%的赔偿责任,阿美自负70%的损失。医院共需对阿美承担7920.76元的赔偿,包括医疗费、误工费等。

本文系,不代表厦门网的观点。厦门网对其文字、图片与其他内容的真实性、及时性、完整性和准确性以及其权利属性均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读者和相关方自行核实。

现在,微信朋友圈已成为商品销售的大平台,很多“微商”会在上面卖衣服、卖包包、卖美食,还有不少提供美容服务。记者从杭州市下城区检察院了解到,现在有一些微商甚至销售服务一条龙,不但卖产品,甚至还自己学了注射的本事,然后亲自在顾客脸上进行注射,俨然一座“山寨美容诊所”。[详细]

今年,19岁的小司刚参加完高考,6月10日,便在某医院美容科做了整形手术。因为是艺术生,对自己外形要求比较高,小司认为自己“单眼皮,下巴不好看,鼻子也不够挺”,因此陆续进行了割双眼皮、隆鼻、隆下巴的手术。小司说,高考结束后,她便和父母商量,征求意见看能否去做美容手术,让自己更加漂亮,没想到的家里人很支持,于是她便到医院进行咨询。6月10日,她在父母的陪同下,来到医院做了手术,通过20多天的恢复,现在的效果她很满意,也更加自信。小司说,看到自己整形比较成功,她的很多同学都在向她咨询,也准备去医院整形。[详细]

虞某一直从事与美容有关的工作,他未取得过医师执业证书,但在老家海门做过乡村医生,在北京也曾从事过与医疗美容相关的工作,这些经历让虞某对于自己的整形技术抱有很大自信,2000年他来到苏州张家港继续他的医疗美容事业。2015年3月中旬,一个30岁左右的刘姓女子电话联系了虞某父子,称想要做微整形。刘某说自己只要注射玻尿酸,虞某要价3000元,刘某嫌贵。最后谈下来刘某决定做眼角、法令纹和下巴三个部位,下巴部位要求多注射一些,共1万元。[详细]

暑假里,不少“准大学生”们都规划着,如何度过这充实的两个多月。有人趁着假期加入了微整形大军。两个月的恢复期,足够他们可以自信满满地踏入大学校门。记者从齐齐哈尔市区多家美容整形机构了解到,暑期里,整形的学生顾客达到整形总人数一半以上。[详细]

记者22日从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获悉,石林县鹿阜街道办事处村级会计服务中心鹿阜中心代管会计在3年之内贪污679万余元,用于挥霍。昆明中院一审判处其有期徒刑11年。2013年至2015年,段红云利用担任石林县鹿阜街道办事处村级会计服务中心鹿阜中心代管会计的职务便利,采取伪造票据的手段,先后32次从石林县鹿阜街道办事处村级会计服务中心在石林县农村信用联社大兴分社的银行账户中,骗取鹿阜街道办事处小河村委会、堡子村委会及下辖的大坡场等7个村小组的集体资金共计679万余元。[详细]

整容,相信现在很多人都不陌生…直播,如今这么火你也肯定听说过,然而直播整容,你见过么?8月24日,成都90后女孩曾西儿来到当地的一家美容整形医院,准备接受全鼻整形和面部脂肪填充手术,她的朋友用手机网络直播全过程。[详细]

在美容院花了4万元,本想隆高鼻子,谁知弄成了歪斜鼻不说,鼻孔还一大一小。这是广州某大三学生小陈的遭遇。趁着开学前,小陈连忙到正规医院求助,希望能尽快处置。可惜医生说,由于创伤太大,估计需要半年时间才能恢复,其间小陈都要为鼻子挂上纱布了。记者发现,不少大学生都在暑假进行脸部整形,迎接新学期或新工作,但手术失败的案例也时有可闻。有医学专家指出,美容院和美容医院仅一字之差,却有本质区别。美容院不具备整形手术资质。割双眼皮、隆鼻等已属于医疗美容范畴,爱美者应选择正规的整形美容医院进行手术。[详细]

如今,网络主播已从朝阳行业变成一片红海,其产业化的同时,台前幕后也都在走向专业化。各平台不仅争先恐后包装网络艺人,种种商机也更是接踵而至。然而,即使“直播吃饭月入过万”、“主播天价转会费”、土豪们掷千万“送礼”的神话仍为人津津乐道,但如今的网络主播可不是在镜头前卖个唱、装萌撒娇就能赚钱的。华西都市报记者采访了数位网络主播,原来当下网络直播正处于高速成长、竞争剧烈的阶段,想要成为“金牌主播”,一路上会面对各种挑战。[详细]

“外围女”,是指游走在演艺圈边缘的一群人。她们并非从事真正的演艺工作,而是打着模特、演员的旗号招揽皮肉生意。去年10月,江苏省泰州市警方在侦破一起诈骗案时,顺藤摸瓜挖出一宗涉及全国8省市、涉案人员达33人的“明星”卖淫案中案。11月5日上午,泰州市海陵区人民法院对这起公安部督办的特大组织、介绍卖淫案作出一审宣判,分别以组织卖淫罪、协助组织卖淫罪、介绍卖淫罪判处张某等7名被告人有期徒刑11年6个月至1年1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分别处相应罚金。据悉,一审宣判后,所有被告人均表示不上诉。[详细]

近日,南京秦淮警方在对辖区美容微整行业检查时发现了不少问题,绝大多数开设在写字楼内的微整美容机构都不具备相关证照,其中一家美容店不仅没有相关资质,美容药物还与饭菜放于同一冰箱之中,最离奇的是所谓的专业美容师才学习了一个月的时间,还是拿“扎自己”练习的手法。[详细]

Related Po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